“疫”线手记

发布时间:2020-02-12     访问次数:2310     信息来源:体检中心 周惠平

   2月8日,庚子年正月十五,晴。今天是我战斗在抗疫前线的第十天。7:15起床洗漱,7:30吃过懂事的儿子给我做的早餐,不忍心打扰卡口值夜凌晨归来的爱人,7:40出门,开始了今天的“逆行”。

   2月7日,雨。生理期第一天,排休。窝在沙发上,被家人视为英雄“侍候”着。无聊之余,点开新闻,节节攀升的确诊病例数令人揪心;打开“津市市隔离区工作群”、“新冠护理精英群”感动着姐妹们灵动忙碌的身影……于是,在忐忑与不安中休整了一天。

   疫情就是命令。时间回到1月27日,正月初三,新冠病毒的肺炎疫情形势愈来愈严竣,接到医院的倡议书,作为一名医务人员,我很平静的在请战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,摁下了红指印,在家待命。没有豪言壮语,亦无需激情万丈。

   1月30日,正月初六。接到指令前往新中医院参与津市“小汤山医院”病房的布置任务。下午3点,正式抽调发热门诊,经过短暂的熟悉环境和流程培训后,31日零时开始了发热门诊的第一个夜班。空旷的大厅,弥漫着逼人的寒气和嗖嗖的冷风,陌生的环境给寂静的大厅增添了一丝恐惧。依稀传来刺耳的警鸣声,由远而近,120急救车载着三两个发热的人们,开启了夜班的工作模式。登记、量体温、询问武汉接触史、遵医嘱抽血……就这样,和陈华老师穿着防护服,不吃不喝度过了8个小时的第一个夜班。

   1月31日、2月1日连续两个晚班,从当天下午四点到第二天零点八小时整。有了前一天夜班憋尿的痛苦经历,细心的丈夫从超市给我准备了一包尿不湿。值班中得知确诊为我市第二例新冠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,就是我们前一天值晚班的姐妹们接诊的,开始意识到危险离我们越来越近,加之受了风寒,随陈华老师之后,我的支气管发炎并伴有咳嗽,2月2日,左眼球睫膜充血,齐平香护士长见我咳嗽厉害,建议我休息,家人也非常害怕,背着我咨询了医院的专家,我自个也害怕,下班回到家便自觉进行自我隔离,以减少家人感染风险。在经过体温监测确认无发热等典型症状后,从2月2日开始,我被调整上抽血白班。

   现在想想,当初轻伤不下火线,不是因为人格有多高尚。一方面因为一线人手短缺,疫情又处于关键期,挺一挺不想给组织添麻烦。二来在阻击疫情的最前线,总有一些让我感动并为之振奋的画面:医院领导语重心长的提醒与无微的关怀、姐妹们患难见真情的鼓励与陪伴,还有榜样的感召与示范。在我的身边,就有连轴转、一丝不苟的李菁主任、有个小但能量大、身先士卒的齐平香护士长、有满满正能量的羿艳老师、默默无闻的黄葵珍、辜妍艳、刘晨帅哥、有幽默风趣的卫生员胡伯、还有并肩作战的健康管理中心的可爱的姐妹们...他们、我们无愧于这个时期“最美逆行者”的称号。

   阻击战仍在继续。春天已从远赶来,将翻过山峦,越过河流,一一敲开封闭已久的城市,在某一天阳光照耀的清晨,无数的门将会纷纷打开。